fbpx

實訪 Berkshire Hathaway 股東大會全紀錄,橫跨半個地球的心得分享

by 老蕭

作為公司股東及鐵粉,老蕭打從 2020年就想要到「股神」沃倫·巴菲特及查理·芒格經營的 Berkshire Hathaway 股東大會現場朝聖一番,但是卻被疫情打亂了計劃。所幸 2年之後得以成行,老蕭費時 51個小時,共撘乘 5趟航班(吉隆坡 - 新加坡 - 法蘭克福 - 紐約 - 芝加哥 - 奧馬哈),終於在兩老有生之年且同台主持的情況下圓夢。

這一趟旅程可說是收穫滿滿,且讓老蕭記錄和分享實訪 Berkshire 股東大會的心得。

More...

Berkshire股東購物日

股東大會於 4月30日舉行,依照傳統,大會前一天(4月29日)為 Berkshire 股東購物日。Berkshire 作為一家多元控股公司,旗下子公司高達 70家左右,擁有不計其數的產品及服務品牌,在股東購物日就能見到一部份的品牌現身在會場,讓股東們一覽它們的經營狀況,同時也讓股東們心甘情願地掏錢購買各類商品(老蕭自然也荷包大出血)。

老蕭已經把購物日的所見所聞拍成影片(施工中),這裡就不再贅述,大家觀看之餘別忘了幫訂閱理財老司機,同時為影片點讚喔~

Insert Video

在 See's Candies 展位騎上復古哈雷摩托車留影,他們在上世紀 30年代就是這樣完成對客戶的巧克力遞送

巴爺爺開著巨無霸四驅車載老蕭去兜風(!?)

2022年Berkshire股東大會花絮

在聊學習到什麼之前,先來說說沒有實地參與大會就不會知道的事。

在貴賓保留席,老蕭目睹了好幾位世界知名投資及商界大佬的風采,包括前世界首富暨巴菲特多年好友的 Bill Gates、蘋果公司 CEO Tim Cook、對沖基金大佬 Bill Ackman、JPMorgan CEO Jamie Dimon 等等。

Tim Cook 向 Bill Gates 寒暄後,兩人正準備就坐。

在大會正式開始前,首先是播放改詞版的 Jay-Z 和 Alicia Keys 的"Empire State of Mind"及 Mark Ronson 及 Bruno Mars 的 "Uptown Funk",作為迎接在場股東的迎賓歌曲,歌詞內容講述 Berkshire 如何引領大家邁向財務自由,及列舉 Berkshire 旗下著名品牌,相當逗趣。

巴菲特在會場內的大屏幕上出現,表示接下來將播放一段只有現場出席的股東們能夠觀賞到的影片,呼籲大家不要錄音及錄影。會場內的大家也沒人敢造次,而這段影片的內容,首先集結了 Berkshire 持股或旗下各品牌的廣告片段,有些是最新甚至還沒公開播放的,有些則是年代久遠但內容讓大家很有共鳴的經典橋段。接著是1991年9月4日巴菲特為了所羅門兄弟醜聞出席國會聽證會的片段(對這個故事有興趣可以閱讀巴菲特的傳記《雪球》),當畫面播放巴菲特說出那句經典對白:

「公司賠錢我可以理解,但是壞了公司的名譽,我不能姑息。」(Loss money for the firm, and I will be understanding. Loss a shred of reputation of the firm, and I will be ruthless.)

全場股東立馬響起熱烈的掌聲,對巴菲特過去一直秉持的正直經營理念表達敬意。

巴菲特1991年出席國會聽證會的檔案照片

接下來的影片內容,則是巴菲特和芒格兩位加起來 190歲的老人家,為了本次股東大會精心準備的搞笑橋段,甚至能夠見到兩老身穿夏威夷短褲海灘裝的模樣,讓現場笑聲不斷。影片結束,會場燈光重新亮起,兩老偕同接班人 Greg Abel 及 Ajit Jain 已經坐在台上,包括老蕭在內,全場的出席者統統起立使勁地鼓掌,終於現場見到偶像的老蕭,雞皮疙瘩早已經掉了一地。

巴菲特在歡迎現場股東時表示,購物日時股東們在 See's Candies 的展位創下歷史銷售記錄,該巧克力及糖果品牌此次總共運送了 11噸的產品到現場,相當驚人。甚至是今年致股東信中末段所提到的 Forest River(遊艇製造),也接到了 15張訂單。

購物日時 Forest River 展示的遊艇,每艘要價 20萬美元左右,股東可獲10%折扣

巴菲特及芒格談通貨膨脹

當一位股東在現場提問該如何對抗通膨時,巴菲特首先表示,高居不下的通膨已幾乎影響到所有人,包括了債券投資人,還有只想持有現金的一般民眾。他認為,「在面對商品和服務價格普遍上漲的情況下,最好的投資回報來自於投資自己本身。」

「你需要做的,就是在某件事上做得出色。如果你是城中最好的醫生、律師,或不管你所屬的領域是什麼,人們會以他們所能生產的一切,爭相和你交換你所能給予的價值。」

巴菲特接著補充說:「無論你擁有什麼能力,沒什麼能從你身上奪走它。所以我認為最好的投資,就是長遠發展你自己,況且你還不需要為此繳稅。」

「搞清楚是什麼讓你變得優秀,以及是什麼能讓你自然地發揮自己」,巴菲特也引用了拿大暢銷作家葛拉威爾(Malcolm Gladwell)的「一萬小時法則」說:「我本可以花一萬小時試圖成為一名重量級拳擊手,但我不認為我能在一萬小時結束後表現出色。但當你偶然發現自己真正喜歡且擅長、對社會有用的事情,你就一頭栽進去吧。」

查理·芒格在回應相同的問題時,點出了一件絕對不該做的事情。

「我也給你一些建議,當你管理著自己的退休投資賬戶,而有人建議你把所有的錢都投入比特幣時,對他說不。

會大股東提問時,巴菲特已是非常詼諧,但只要芒格一開口,現場總是笑翻,根本就是一位冷面笑匠。

做出投資操作的並非只有巴菲特,切勿盲目跟單

在進行股票投資時,往往有許多人喜歡「抄功課」,利用投資網站的資訊或者券商提供的跟單功能,看見自己鐘意的投資大佬買進或賣出了什麼公司的股票,就「照抄」跟單。

巴菲特在大會上提到,「我不是 Berkshire Hathaway 這家公司唯一一個做投資決定的人。」

「我一次又一次地看到報紙上的頭條新聞說,“巴菲特在買這個買那個”,我並沒有在買這個買那個,而是 Berkshire 這家公司正在購買。但如果新聞標題說巴菲特買了什麼,會來得比 Berkshire 吸引更多的人,這樣的用意純粹是為了增加新聞的瀏覽量。

巴菲特的這番話,也延伸出一個事實,那就是投資人若採取盲目的投資跟單策略,其實有可能曝露在資訊錯誤及延遲的風險之中。就算接收的資訊並非只是留言,而投資人的跟單目標正是 Berkshire,但就算 Berkshire 大額的買入或賣出必須做出透明化的披露,往往也是在交易完成後,普通投資者才會在新聞中見到相關的資訊,其實這個時候進行跟單,股價甚至有可能已超過了其實際價值(Intrinsic Value),而到了 Berkshire 打算賣出手中持股的時候。

技術分析絕非股票投資良策

這絕對是老調重彈,但巴菲特還是在本次大會上回顧了自己超過80年的投資經驗,分享了自身從小踏入投資領域的經驗。他在 9歲時參觀了紐約證券交易所而深受啟發,並在 11歲時就開始購入股票。

巴菲特回憶說,「我去了紐約證券交易所,我對它感到敬畏,並開始對技術分析和股票圖表非常感興趣,做了各種瘋狂的事情,花費無數個小時試圖從技術指標、線圖中找出端倪,存錢買進並嘗試做空一些股票,我做了一切我所學回來的。」

但到了巴菲特 19或 20歲時,在閱讀了其恩師 Benjamin Graham 所著的的《聰明的投資者》(The Intelligent Investor) 一書後,他的投資方式徹底改變了。

「我看了這本書,看到一個段落,它告訴我我所做的都錯了。 我把一切方法都完全弄錯了」巴菲特這樣接著說。

而正是 Benjamin Graham 的教導,讓年輕的巴菲特從技術分析的旋渦中得以掙脫,擁抱價值投資的商業估值、企業獲利及投資思維,才造就了這位後來被譽為「股神」的偉大投資人。

巴菲特及芒格依舊對比特幣感到不屑

大會上又再度有關對比特幣看法的提問(大多數股東都發出「怎麼又來」的噓聲),而巴菲特此番以多種具生產價值的資產作為比較。

巴菲特回應,「我是不會買比特幣的。如果今天要出售的是全美國農場總資產價值的 1%,假設是 250億美元好了;或者說是美國所有公寓 1%的股權,我會完成這筆買賣,但如果是把全世界所有的比特幣賣給我,出價 25美元我也不會買。」

「農場和公寓是有生產能力的,他們有產出、有租金,但比特幣什麼都沒有。比特幣不是有生產力的資產,它的價值取決於下一個買家願意付給賣家多少(真錢)。現在有很多人參與這場賭博的游戲,但這些資金在不同的人之間轉手,只是所有者不同,這其中有人賺有人賠。」

芒格以更加犀利的言辭補充說道,「在我一生中,我一直試著避免一些既愚蠢、又邪惡,還令我顯得比別人更差勁的東西,而我覺得比特幣在這三點全能算得上。比特幣愚蠢,因為它的價值為零;比特幣邪惡,因為它削弱健全的美國金融系統。」

論 Berkshire 在巴菲特及芒格離開後的未來

雖然連續多年都有相關的討論,而 Berkshire Hathaway 也確定將在後巴菲特及芒格時代,由接班人 Greg Abel 及 Ajit Jain 來掌舵,但巴菲特在今年的股東大會,以另一個角度,為股東們派發定心丸。

巴菲特認為,沒有任何理由擔心他離任後公司的前景,因為 Berkshire 將保留股東擺在首位的企業文化,永續地經營下去。他強調企業文化的重要性超乎想象,在 Berkshire,企業文化佔公司一切價值的 99%。

巴菲特非常篤定地說「如果我們維持同樣的文化,Berkshire 從現在開始還會存在至少一百年。」

「未來很長的時間內,都不可能有人收購 Berkshire。就算我不在了,企業的文化也不會因此改變,公司及股東的關系也不會出現變化,Berkshire 不會因此終結。這家公司能有今天,是一步一步走出來的,而非打從開始就規劃得很宏偉。我們希望大家意見一致,希望大家的思維是同步的。股東依舊是 Berkshire 的合夥人、夥伴。」

You may also like

Leave a Comment

>